<言之有物>:淺論粵語拼音的重要性(下)

文:賴志成博士(香港教育大學中國語言學系論師)

學習好粵語拼音,可以幫助香港學生解決了懶音的問題,也可以幫助內地生更好更快地學習粵語。筆者在香港教育大學中國語言學系教授「與香港本土文化」這一科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根據筆者的觀察,本地學生在粵語方面最大的問題就是懶音。除了上期提過的「ng聲母」與「0聲母」等問題之外,他們最大的困難就是難以分辨聲調,例如第二聲和第五聲並在一起,第三聲和第六聲混淆不清,當然入聲字更是一個重災區。在這些學生當中,許多還是中文專業的準教師呢!學習好粵語拼音,許多的疑問就可以明瞭,許多的困難就得以解決,他們的粵語水準也得以大大提升。這樣,他們就可以更好的裝備自己,充滿信心地迎接未來的挑戰。而內地生同學學習好粵語拼音,在粵語發音方面就有了明確的依據,粵語拼音也成為他們學習粵語的一個好幫手。把粵語學習好,這些同學就能更好地在香港學習和生活,使他們能夠更好地為我們的社會服務,更充滿熱情地為內地為香港奉獻自己的青春與才華!

更好地去推廣粵語拼音,還可以使非華裔人士學習中文的時候變得更加容易和方便。在當今世界,漢字可以說是在那麼多種文字之中唯一一種非拼音文字。漢語拼音,也成為了世界各地民眾學習中文的一個很好的工具,可以說,如果缺乏了漢語拼音的幫助,對外漢語教育的工作肯定會遇到非常多的困難。漢語拼音在對外漢語所擔當起的重要角色已經在學術研究界得到了充分的肯定和認同,而這種利用拼音來學習中文的方法,也肯定可以應用在香港的少數族裔人群身上。在香港,居住著許多少數族裔市民,他們當中的許多人已經是在香港的第二代或者第三代了,他們的粵語說得非常好,但在學習中文的時候遇到很大的麻煩。因為他們的家庭缺乏漢語的氛圍,特別在認讀漢字的時候經常都會遇到無從下手的困境,加上缺乏粵語拼音的訓練,因此文字和讀音之間就豎起了一道高高的屏障。故此,要是我們能在香港更好地推廣粵語拼音,在學校循序漸進地教授粵語拼音,少數族裔學習中文時所遇到的許多困難就可以迎刃而解,其中文水平就可以得到提升,他們就能夠更好地為香港服務。

當然,由於長期以來殖民地政府對香港中文教育的打壓,例如現在年輕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一種具有五千年文明的語言中文,竟然到英國政府統治香港一百多年後的七十年代才成為「合法的語言」,中文教育長期以來都不受到重視,更不用說對粵語拼音的關注了。所以雖然粵語拼音一方面是百花齊放,但另一方面卻面臨著山頭林立的窘境。在香港有許多版本的粵語拼音,這使到許多老師在教授粵語拼音的時候無所適從。其「百家爭鳴」的熱鬧狀況一直影響到現在。筆者認為,為了香港中文教育的長遠發展,政府,特別是教育局是責無旁貸的,教育部門應該為粵語拼音的規範化和正統化走出重要的一步。

當然,由於長期以來殖民地政府對香港中文教育的打壓,例如現在年輕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一種具有五千年文明的語言中文,竟然到英國政府統治香港一百多年後的七十年代才成為「合法的語言」,中文教育長期以來都不受到重視,更不用說對粵語拼音的關注了。所以雖然粵語拼音一方面是百花齊放,但另一方面卻面臨著山頭林立的窘境。在香港有許多版本的粵語拼音,這使到許多老師在教授粵語拼音的時候無所適從。其「百家爭鳴」的熱鬧狀況一直影響到現在。筆者認為,為了香港中文教育的長遠發展,政府,特別是教育局是責無旁貸的,教育部門應該為粵語拼音的規範化和正統化走出重要的一步。

比較流行的部分粵語拼音 Cantonese Romanization:

    • 「粵拼」方案 (又叫「香港語文學會」方案)
    • 教院式 (余秉昭)
    • 耶魯/耶魯正統
    • 黃錫凌《粵音韻彙》
    • 萬國音標 IPA
    • 廣州

筆者一直認為,中華文化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其實就是中國各個地區的地方文化。地方文化的靈魂,就是它們的方言。例如缺乏了粵語,我們還有粵劇嗎?我們還會有多姿多彩的粵語歌和粵語電影嗎?同樣,缺乏了潮州話,我們還會有引人入勝的潮汕文化嗎?學習好方言,可以使我們的中華文化變得更加多姿多彩和更加強大。所以無論是支持「普教中」,還是「粵教中」,筆者都認為我們要好好愛護我們的粵語文化,更好地去推廣粵語拼音,學習好粵語拼音,就是愛護粵語文化的第一步。我們的教育工作者和我們的學生,一定要知行合一,把我們的粵語拼音學習得更好,把粵語說得更好,努力把我們的中華文化、粵語文化變得更加豐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