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熱話>:赤色聯想

文:姚晴

在那遠古的林間居有一戶,據說祖上是為躲避山下惡獸的追捕而來,世代離群而居,誓不敢再涉足山下。這一家三口子居近溪源而擅於獵食,日子總算過得安靜而祥和。一日,為父者外出狩獵,再也沒有回家。母親携同兒子外出遍尋不獲,只在那溪澗葉叢之間覓見黏糊糊的赤色大片,他倆從未見過如此大片熾熱的紅。縱然母子倆均不願相信至親已然故去,但那天那赤色作為至親落下的最後一片蹤跡,在母子心間成了猙獰可怖的象徵,劃破寧靜的顏色與及不敢觸碰的回憶。

 

相傳惡獸體小而兇殘,冬日長有毛色各異的皮毛,群居於山下。為母者終無法按捺心中一絲希冀,獨自下山尋夫去。她晝伏夜出,朝着山下那千里之外的星點火光逐步邁進。一日,她醒來睜開眼睛驚覺與甚麼四目對上,定睛一看那各異的毛色,竟是一群惡獸正以充滿好奇的眼光甚至艷羨的眼光盯着她看。縱有耳聞惡獸生性兇殘,卻有感與眼前所見大相逕庭,遂隨群獸下山,一路上相處甚歡,尋夫一事準是能成。抵達群獸的村落,群眾奔走相告笑臉相迎,在群獸色彩斑斕的皮毛之間,她猛然瞥見丈夫的背影,她禁不住狂喜,朝他背上一抓,竟扒下了一張皮,這獸竟本是禿的!看着這滿手的殷紅,嚇得她滿街亂竄。

「她是來害人的!」目睹這一幕的大眾爭相躲回家中,而領她下山的一群,終於師出有名,他們以驅逐她為由放起了爆竹,連串的巨響掩蓋了她絕望的哀嚎。除夕之夜,他們把她身上那張覬覦已久的漂亮皮毛扒了下來,製成了另一件華美的新衣。翌日,他們披着她的皮毛招搖過市,繪聲繪影地描摹她的猙獰她的惡,是為新年。後來那遺孤大概為尋父母年年來犯,這下子倒真切合了他們所言,雙雙被認定為兇殘成性的惡獸,世代流傳,是為夕獸與年獸。

離群而居者是野獸抑是神靈?特立而異於眾者是惡抑是善?從來都是勝利者說了算。這春節貼年紅、放鞭炮的傳統背後,你說是否可能藏着這麼一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