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講場>:武術夢

文:鄧少剛(前香港武術隊運動員)

大家好,我是鄧少剛,2011年曾獲得世界武術錦標冠軍、香港傑出運動員選舉-傑出組合,現為太極中心擔任總監,推廣武術和太極運動。

首先要介紹一下甚麼是武術。可能大家有聽說過功夫、國術、Martial Arts等等名字,其實這幾個名字流派不同,但意思都差不多,有攻防含意,並且可以鍛鍊身體,以前古人都是用武術保家衛國,演變至今成為強身健體的運動之一。

記得在小學時,老師說有武術班可參加,我當時不知道甚麼叫武術,只知道李小龍,心想好像很厲害,經家人同意後就決定參加。武術很有樂趣,有長拳、南拳刀槍劍棍等項目,感覺好像永遠學不完。後來我才發現當年的指導老師是香港代表運動員,現時仍為香港武術隊教練,難怪他的動作教學很規範很標準。我真的慶幸遇上他,把我帶進武術世界。第一次參加全港新秀賽長拳獲亞軍,從這時我就有一個夢想:世界冠軍。

追夢的路並不好走。我2001年正式選入香港武術隊,同年參加第一屆亞洲青少年武術錦標賽,結果甚麼成績都沒有,原因是入選之前缺乏系統訓練。那時我一星期上兩、三堂課,入選後則是一星期訓練六天,每天兩堂課,訓練時數相差太遠,一瞬間難以適應,全身肌肉酸痛,技術層面上當然突飛猛進,但距離世界水平還差太遠,這就是我第一次代表香港出賽。

經過幾年訓練,2005年又再次代表香港出戰世界武術錦標賽,成績還算不錯,太極拳、劍各獲第四和第五名,距離夢想還差一步。之後繼續努力訓練,希望在2006年亞運會有機會站在前三名臺階上。然而,如要參加亞運,便須在大型比賽獲取前三名,可是我初出茅蘆,還未能參賽。這次對我打擊非常大,因當年沒有國際性賽事,意味著我這一年沒作賽,我的努力也沒辦法證明,加上當時運動員的資助跟比賽成績掛勾,故此我的資助下調至每月只有一千。

2004年,我的膝關節半月板破損,須接受部分切除的手術,自此每當做運動便會腫起及有積水。相信每人遇到困難時都有一點點放棄的念頭,我也不例外。06年是我運動生涯的低谷,不僅沒參賽、資助下調,還有傷患困擾。我曾考慮退役,到外面打工或者進修,幾乎放棄夢想,但最後得到家人、教練、隊友和朋友的鼓勵,我又再次站起來投入訓練,並於2008年亞洲賽對練取得亞軍、2009年世界賽對練亞軍,離夢想不遠。

終於2011年世界賽對練獲得冠軍,我的夢想達到了,可以站到最高臺階上;同年亦獲得香港傑出運動員選舉-傑出組合,當時的心情到現在還歷歷在目,回想起小時候初次接觸、初次比賽、入選香港隊、放棄再爬起,終於達到目標,終於圓夢。

眼見不少運動員因受傷、學業、工作、家庭等原因未能堅持下去,而我確是非常幸運的一位:最後一場比賽在2014年世界太極拳錦標新楊式太極劍取得季軍、團體亞軍,圓滿結束運動員生涯,退役後積極推廣武術、太極運動,培育更多更好的苗子,傳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