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言堂>:君子之爭

#12  力競古今(2019年9月)

文:林川(文字工作者)

君子無所爭

子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大凡競技活動,必先以公平、公正為前提,後以勝負、名次為目的,大成至聖先師孔夫子卻說「君子無所爭」,假若真要爭的話,便只有射箭比賽的時候了。

這裡的射箭比賽是指「射禮」,「射禮」又分大射、賓射、燕射、鄉射,詳細說來比較複雜,暫且按下不表,只需知道就是比箭的活動了。

         

既是比賽,必是要爭輸贏的,但孔夫子卻把勝負看得很輕,「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比賽前,雙方拱手作揖,互相謙讓一番,再登臺射箭,下臺對飲,其情穆穆,好不和諧。

體育精神

放眼於今日,我們都知道現代體育精神是建基於公平、公正、公開的條件下,盡全力追求更快、更高、更遠的最佳成績為目標。「友誼第一,比賽第二」固然為人們所推崇,但既然是比賽,追求成績和名次便自然成為了競技活動的主基調。加上現代競技活動多與商業活動掛鉤,歐美國家早已率先引用現代科學方法培訓運動員,最大可能地發揮其潛能,爭取最大的商業利益。

我們讀論語,看孔夫子把比賽說得輕描淡寫,就好似兩個人輪流登臺放箭,也不見得認真,或許瞄準也沒工夫,比賽完了,你道一聲「承讓了」,我說一句「領教了」,彼此下臺喝酒才是正事似的,心中便嗤之以鼻,這樣還說得上是比賽嗎?

君子之爭

但可能我們都誤解了孔夫子,「現代奧林匹克之父」顧拜旦說過: 「奧林匹克的精神,重要的不是取勝,而是參與其中。」成績固然重要,尤以當今競技活動之盛,商業利益牽涉之巨,勝利帶來的榮耀與財富,令無數競爭者前仆後繼,絡繹不絕。但孔夫子認為,追求名利,遠不如追求仁、道、義重要。

顧拜旦尚且要求人們「志在參與」,團結世人,和平共處;孔夫子卻是「無所爭」了。勝固可喜,敗亦欣然。名利雙收,尊榮加身,亦不過一時風光。君子之爭在於求諸己,不在求諸人。

然而參與競技運動,固然要全力以赴,以示尊重對手,尊重體育精神,亦要如孔夫子與顧拜旦所說:樂在其中,以和為貴。畢竟,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