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情懷>:立足香江 畫出彩虹

#2  舊傳統 X 新時代(2018年1月)

文:張明行

香港出生長大,到法國進修藝術,旅居法國30多年。早年任職海外華文電視及平面媒體文字及攝影記者,現任自由撰稿人,攝影師,作家。出版《法國情濃》《十年一嘆》《走出國門的孩子》《微博300首》《陪我行一里》等影畫散文集。

何博欣(Vivian HO),26歲,藝術家,生長於香港,是2017年由香港六大專業機構選拨出來的香港40位40歲以下的優秀青年設計師獎的其中一位得主,活躍於藝術界和插畫界。在美國Wesleyan大學畢業後曾於紐約、意大利、上海及香港等地舉辦個展及群展。2014年獲Affordable Art Fair HK總監列為前五名備受矚目的本地藝術家之一。

何博欣最近的一件大型作品,出現在一艘剛下水的超級大郵輪「夢·世界」號的高聳船頭上,郵輪內的三層樓梯內壁牆,也有她的一幅繽紛彩色手繪巨製。除此之外,年前在南港島線地鐵車廂內出現的親親動物列車上的動物畫作,也是何博欣的手筆。

藝術家的父母也是本人的朋友,每有聚會,話題都離不開他們的女兒。有人指出,要培養出一個藝術家,得具備三代人的承傳。但是何父對關於女兒修讀藝術系回應的第一句話卻是:我覺得她搞藝術太浪費了!據何父說,他早年全情投入忙於創業,對家庭有虧欠,全靠妻子培養女兒成長。草根家庭希望女兒升大學能夠修讀經濟系,以提升生活環境。

何太是本人校友,三年前,何父曾經告訴我,小女兒會考成績優異,4A5B呢。我聽了覺得有點兒意外,眼前的這位大嗓門老兄,居然把女兒培養成一位狀元之才!意外中的意外是,何博欣還有一位更優秀的家姐,會考成績5A4B。父親形容大女兒是一部「考試機器」,考入國際名校不費吹灰之力,領取全球最高獎學金。人家700分已經合格,她可以輕取760分,現在是金融界翹楚人物。

那麼小女兒是如何去留學藝術系的呢?「先斬後奏囉!」何父說。言談之間,母親也表示出對女兒前途的擔憂。

為求真相,直接約了女兒出來談。她與四位藝術家在火炭合租了一個工作室,同樓是香港藝術家聚居熱點。何博欣表示,她自小就對畫畫就有濃厚興趣,母親也有帶她去社區中心學畫畫,是讀到高中才停止。一則功課繁重,二則到高中時,藝術課也在學校的科目上消失了。所以到報讀外國大學時發現有藝術系,非常開心。她報讀的是經濟系(父母的期望),同時也報讀了藝術系,與家姐同校,先後到美國留學。博欣瞞天過海,把大部分時間花在藝術系,然後兩科都以優秀成績畢業。

在網站上看過何博欣早期在學校畫的畫作,效果非常駭人。小小姑娘畫的是大堆血跡斑斑的鮮魚頭,有些作品有過人高。何博欣給出的答案很有趣,她表示,當時的學校位於美國紐約市旁邊,不是一個大城市,校區內更「荒蕪」,附近有超市,但是也只出售冰鮮肉類。這景象使她一時之間感觸萬分,以至非常懷念香港家鄉的豐富食材。原來她選擇畫魚頭作為題材,只是因為「非常喜歡食海鮮!」

畫面上,外國人也會覺得「核突」,但她自己不覺得。而且可以用油彩細心地為剛剛斬下來的魚頭寫實。她的日本人朋友更認為可以聯想到美食,覺得烹調起來會好好味道,因為看得出來食材非常新鮮!

訪談中,何博欣說的有一句話使人回味不已:「畫些不起眼的事物,發現他們的標簽,用接地氣的方式抽離現實中的困擾。」

何博欣很想知道觀眾的感覺,喜歡與觀眾互動。看她在南區列車廂上畫的小熊,伸出 give me five 的手來就知道。她希望打破乘車的沉悶氣氛,色彩明朗,令乘客置身於動物世界和海洋世界之中。小姑娘的創作也有陽光的一面。

2017年6月,何博欣曾經在中環一家由巴黎收藏家開辦的畫廊舉行個展,新穎的創意引起了媒體及業界的關注。其筆下畫的是香港大都會中小人物的生活場景。被媒體認為最接地氣的是,畫家利用了流行的歌詞來作為題目。雖然何博欣說,其實歌詞應該是配角,只是媒體放大了這一點。歌詞例如:日後路上或沒有最美的邂逅、忘掉種過的花重新出發、摘去鮮花然後種出大廈、其實怕被忘記才放大來演吧、流水很清楚惜花這個責任真正的身份不過送運⋯⋯

從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出,畫家正在演繹她心目中的荒謬社會。何博欣的靈感來自於留學時期有一次與同學討論 Rap music,他們會深入剖析歌詞中的深度含義和體會出浪漫情懷。她是在出國之後,有機會認識到世界各地的人,才由原先覺得香港沒有出路,很羨慕外國生活,轉變成感到原來自己作為一個香港人的身份也很驕傲。

作為一位青年才俊,何博欣最大的苦與樂是什麼呢?對藝術家和設計師來說,得到知音,當然是最開心的事了。但是她也以「保守」二字來形容香港的商家。雖然說在做廣告時,現在有些人也會考慮到引入藝術元素,但大部分仍然希望只沿著過去成功的例子走,這是她感到苦惱的地方。最苦時甚至會萌生出放棄的念頭,例如去打份工,按照老闆的旨意去做就算了。不過,我想,今時今日的何博欣如果真的這樣做,何父可能比三年前感到更加浪費了!

告訴我,作為 Part time,目前又報讀了香港科技大學的MBA課程。

最後問何博欣,她的人生座右銘是什麼?她說:「最害怕的是自己心中會萌生出安於現狀的念頭。這對藝術家來說,將是沒頂之災。」